兵韬志略|越印签署互用军事基地协议,两国深化防务合作

热点新闻:据日媒报道,近期越南与印度签署了一份协议,允许互用对方军事基地,方便武器在内的军事装备的维保和补给。印度国防部的消息称,这是越南首次与其他国家签署此类协议。在此之前,印度已经与日本、美国等国签署了类似协议。

点评:近年来,越南与印度基于地缘政治和安全方面的现实考虑,持续加快防务安全合作步伐,无论合作规模还是合作层次均有很大提高,已经形成制度化、常态化的发展趋势。此次两国签署允许互用对方军事基地的协议,就是双方防务合作不断提升的一个重要体现。随着地区安全形势和国家利益的微妙变化,越南和印度还将会进一步调整防务安全政策,不断扩大和深化两国合作关系,对地区地缘格局和安全环境都将形成一定影响。不过,受制于国防工业实力不足、现实战略需求效应和地区权势转化等因素, 越印防务安全合作对地区格局的影响还是相对有限。

印度军舰访问越南。

印度军舰访问越南。

越印防务合作机制日益完善

近年来,越南与印度防务安全合作急剧升温,不断向多领域、多层次拓展和深化,其中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机制化日益完善。实际上,早在2000年3月,时任印度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访越,两国签订《防务合作协定》,重点包含防长定期会晤机制化、共同举行海上联合军演、帮助越南培训飞行员、战略威胁认知与情报共享等内容。2003年5月,越印两国发表《全面合作框架联合声明》,承诺将定期举行高层会晤,并启动了国防部门的机制化磋商,成为印越双边关系发展的一块重要里程碑。同年,两国建立国防政策对话机制,并将防务合作扩大到海陆空三军,合作领域涵盖培训、国防工业和军舰互访等。

2007年7月,越印两国宣布建立“新的战略伙伴关系”并签署新的防务安全协议,从法律层面确认了印度将优先向越南出售导弹、战机等先进武器装备,为双方持续深化合作提供了稳定的制度支撑,双边军事合作开始迅速升温,进入了“快车道”。2015年5月,越印签署了《2015-2020印越国防合作共同愿景声明》,同意扩大海上安全合作和军事训练活动,同时双方还签署了《防务合作备忘录》和《海岸警卫合作备忘录》。2016年9月,越印宣布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双方安全合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在南海活动的印度军舰编队。

在南海活动的印度军舰编队。

在上述防务合作协议和伙伴关系的框架下,目前越印签署的军事合作协议多达10余项,涵盖范围包括军事技术人员培训、转让武器技术、改进战斗机和火炮系统、军舰改装、供应军事通讯及软件系统、丛林作战训练交流、网络安全、联合国维和、援建军用软件园、核合作、海事信息共享以及常态化的军事情报交流等,并建立了多个安全合作机制,主要有越印混合委员会、越印政治磋商会、越印战略对话、越印两国副部长级国防政策对话、防务合作小组会议及陆海空军军官磋商会等,使得两国在军队高层互访、军舰互访、联合军演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

近期,印度防长辛格在对越南进行访问期间,两国防长又签署了关于“2030年前防务伙伴关系”的声明,宣称将在防务方面展开更大规模及密切的合作,同时遵循印度提出的所谓“印太倡议”等拓展双边关系。此次越南与印度签署后勤支援协议,是两国在“防务伙伴关系”框架下深化合作的一个重要成果。协议一旦生效,两国将可以更加便利地在双方基地部署舰船、飞机和人员,相互提供食品、燃料、武器补给和维保服务,这不仅使得两国之间的信任度大幅提升,也进一步增强了双方未来的联合实战能力。

印度和越南都装备了苏-30战机,图为越南装备的苏-30战机。

印度和越南都装备了苏-30战机,图为越南装备的苏-30战机。

越南欲借印度增强国防力量

越南是南海周边国家,与其它东南亚国家一样,在政治上奉行的是大国平衡战略,希望以此在大国间周旋来获得更多利益与发展空间。特别是在中美竞争的背景下,越南希望拥有更多的选项以规避风险。而随着在俄乌冲突的持续,越南虽然对俄乌冲突保持中立立场,但仍面临着美国和欧洲要求其与俄罗斯保持一定距离的压力。由于俄罗斯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可能会被西方实施科技封锁,从而导致越南的武器装备可能中断,在这种情况下,越南开始将眼光投向了身边的印度,希望通过获得印度的军事装备与军事训练,来增加其国防力量。

实际上,越南早在十二大大会政治报告和新版《国防法》中,均强调了将持续关注主权争议,发展和壮大国防力量以保卫海洋领土的意图,要求加大对外防务安全合作力度,借助外部力量快速推进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建设。长期以来,印度一直是越南海空军建设的主要合作伙伴,持续参与了越南海空军的人员培训,如帮助越军培训战斗机飞行员、潜艇人员等。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称,截至目前,越南空军现役100余架米格-21战斗机都已经由印度帮助完成了技术升级。而且,印度还决定帮助越南空军训练苏-30战斗机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导弹操作手等专业技术人员,负责为越军的战斗机、海军舰艇、火炮、雷达等提供维修服务作为后续服务。此外,近期印度还宣布将为越南建造12艘高速巡逻艇。这些都极大促进了越南向印度靠拢的意愿。

与此同时,由于历史原因,越南与中国在南海有领土争端尚未解决,而印度也与中国存在领土主权争端,对中国的快速崛起也抱有强烈的防范心理,战略上的相互借重进一步推动了越南向印度靠拢。例如,越南主动邀请印度共同勘探南海油气资源,在领土问题上也与印相互声援,其目的就是要获取和拓展南在南海的利益,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从而实现自身的国家利益和战略诉求。

此前有消息称,越南有意引进印度的“布拉莫斯”导弹。

此前有消息称,越南有意引进印度的“布拉莫斯”导弹。

印度依托越南加快“东向行动”进程

出于地缘政治因素考虑,再加上经济和军事实力的提升,印度近年来加快了“东向行动”进程。走出南亚,进入经济快速发展的东亚、东南亚地区,是印度解决发展问题可供选择的重要战略方向。因此,印度不仅寻求在印度洋称霸,更是将目光放在了太平洋地区,将两大洋视作其大周边外交的组成部分,并由此提出了自身的“印太战略”构想。

越南由于身处关键地缘位置,处于“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弧的中心位置,并和印度一直保持良好双边关系,因此被印度视为实施“东向行动”和“印太战略”的支点国家。印度希望借助越南地理上的便利,既获得连接东北亚的出口,又掌握进入东南亚的跳板。此外,越南还是印度在亚太地区扩张军事力量的重要依托。由于在群岛组成的东南亚获得军舰的补给非常困难,因此印度在亚太地区投送军力最便捷的方式是通过陆路进入南海,这一路径需要依托越南濒临南海的地理位置。越南作为东南亚地区的沿海国家,拥有众多优良港口,其中的金兰湾军事基地就是整个亚太地区最一流的深水港之一,甚至可以停靠大型航母,而芽庄的军事设施也可以为印军军舰提供后勤等方面的保障。2018年,越南允许印度海军使用其芽庄港,这距离越南的战略性港湾金兰湾仅有一步之遥。2021年12月,印度海军“吉尔丹”号隐身护卫舰抵达胡志明市的芽庄港,随后参加了在南海举行的“海上通行”联合演习,标志着印度海军的触角正式进入太平洋地区,也使得两国的联合演习上了一个新台阶。

此次两国签署互相使用军事基地协议,将进一步帮助印度获得在太平洋拓展军事影响力的渠道,也为其“东向”战略实施找到了重要的制度依据,印度将会借助该协议,不仅实现在西太平洋尤其是南海周边的军事存在,将其海军编队不断出入太平洋海域,而且还将可能与越南及其它国家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从而有效达到扩大其国家利益范围,实现大国战略的目标。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尽管印越双方在双边防务关系中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但现实和结构性问题等诸多短板还是制约了两国防安全合作的规模和层次。例如,从其防务安全合作的现实状况来看,印越双方多着眼于战略层面的需求,形式化色彩突出,合作的实质性内容较为欠缺。此外,印度和越南采取的都是全方位外交政策,而双方都非彼此的主要合作伙伴,这也削弱了两国防务安全合作纵深发展的潜力。最后,由于印度国防工业自主化程度低、体系不健全、关键技术受制于人,对越南现代化军事建设所能提供的帮助也有限,这些都将制约了双方国防安全合作内容和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削弱了双方未来合作的潜力,使得两国难以建立起实质性的战略联盟。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