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黄沙地 奋斗绽芳华(暖闻热评)

大漠黄沙地 奋斗绽芳华(暖闻热评) 2022-07-08 10:29:15来源:人民日报编辑:位树理

【人物】敦煌研究院的青年文保工作者

【故事】1988年出生的王娇,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敦煌研究院,7年来一直从事敦煌石窟考古报告的编写工作;1987年出生的杨金礼,19岁来到莫高窟,成为一名壁画修复师;90后刘小同2014年加入,专注为莫高窟 画像 如今的敦煌研究院拥有一支200余人、产学研一体的保护队伍,其中不乏80后、90后、95后。他们在青春年华来到敦煌、深深扎根,为 把莫高窟保护好,把敦煌文化传承好 而坚守、奉献。

【点评】

鸣沙山下、宕泉河边,跨越千年的莫高窟静静伫立。在敦煌研究院,有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家大家,也有许多默默坚守的年轻人。他们受前辈感召,追寻艺术理想,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各展其才、各尽其能,传承莫高窟的保存、保护、研究事业,让 坚守大漠、甘于奉献、勇于担当、开拓进取 的莫高精神代代相传。

在莫高窟,时间是一种特别的存在。敦煌研究院老院长段文杰曾说: 没有10年,进不了莫高窟的世界。 刘小同和同事们致力完成的莫高窟第172窟的整窟复原临摹工作,始于2017年,预计2023年结束;王娇参与编写的《敦煌石窟全集》第二卷《莫高窟第256 259窟考古报告》,总计30余万字,已历时10余年。以5年、10年计的一项项目标清单,是文物保护工作的时间刻度,也映照着当代莫高人青春奋斗的足迹。

文物修复保护是与时间赛跑,是名副其实的精细活,既需要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也当有 千万锤成一器 的卓越追求。掌握遗迹细节,需要一遍遍去洞窟观察核实;壁画年代久远,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不可逆损害;临摹古人作品,差之毫厘就会被懂行的人看笑话。无论是编撰考古报告,还是修复出现病害的壁画,抑或是通过临摹恢复壁画原貌, 干这一行,真得磨性子,心要沉得下 ,这是老一辈莫高人的殷殷叮嘱,也是年轻人参与其中的切身感悟。

传承的是技术,更是精神。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一批批年轻人来到莫高窟。他们沐月当歌、踏沙而行,守护石窟、守护文明,在文物保护和研究、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取得了成就。如今,莫高窟的保护更讲求精准,也更注重探寻背后的机理,这对年轻一代的保护工作者提出了更高要求。 现在的修复,是站在前辈的肩膀上。 杨金礼时刻提醒自己, 要做好承前启后的工作,帮助年轻人尽快上手,也不辜负老一辈的辛苦。 今天,莫高窟的工作、生活条件已得到极大改善,但莫高人身上那份 择一事、终一生 的信念,那种 夜夜敦煌入梦来 的炽热情怀,那份 做好传帮带、传好接力棒 的担当,始终在赓续绵延。新一代莫高人正接过老一辈的接力棒,为敦煌文化的永久保存和永续利用继续努力、贡献力量。

我国是世界文物大国,文物保护工作任重道远,需要一代又一代文物工作者接续奋斗、久久为功。在考古一线扎根、在博物馆深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文保事业,成为文物传承保护的有生力量。一代接着一代干、一棒接着一棒跑,文物保护事业就有了源源不断的新动力,历史文脉必能更好传承下去。(钟于)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