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西方或打科索沃牌逼塞反俄

俄罗斯《独立报》8月2日发表题为《科索沃是迫使武契奇加入反俄制裁的工具》的文章,作者是 “巴尔干主义者”项目主编奥列格·邦达连科。文章认为,武契奇领导下的塞尔维亚不会参与反俄制裁,这既是因为该国领导层客观的亲俄态度,也是因为该国民众对俄真诚的喜爱,他们可能无法理解国家对莫斯科作出任何攻击。但武契奇承受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全文摘编如下:

有这样一种传统,那就是一年想起一次(运气不好则是两次)科索沃的存在,因为那里的军事冲突一触即发。2021年和2019年如此,2018年和2015年也是如此,再往前的2012年、2008年和2004年同样如此。但这种关注通常持续两周,随后所有人长舒一口气,并将科索沃抛到脑后。

普里什蒂纳当局仅提前几小时宣布,从8月1日起拒绝承认塞尔维亚的证件和车牌,此事成为全球媒体关注的焦点。科索沃塞族人的迅速反应令事态扩大——他们开始在该国北部的所有教堂同时敲响警钟,在科索沃的米特罗维察启动空袭警报,并设置路障以阻挡从主要由阿尔巴尼亚人居住的科索沃地区进入主要由塞尔维亚人定居的科索沃北部。

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特种部队通过几十年的挑衅形成一套行动方式,他们经常恐吓这个自行宣布独立的共和国里的塞族居民。但这次,这些特种部队表现得异常强硬——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就向平民开火。结果造成数名塞族人受伤。而手持冲锋枪的部队直到深夜才停止行动——更确切地说,是直到美国驻科索沃大使会见了科索沃“总理”阿尔宾·库尔蒂和“总统”维约萨·奥斯马尼,美方要求科索沃当局推迟一个月执行新规。就在那一刻,紧张局势立即解除。特种部队撤离,刚刚进入高度战备状态的科索沃和平实施部队开始返回驻地。

这是否意味着和平?很可能不是。在过去,爆发真正战争的威胁可威慑关键决策中心,但在2022年2月24日后,整个世界反而都在静候,哪里是下一个燃起战火的地方。台湾还是科索沃?中亚抑或中东?

对科索沃局势感兴趣的首先是英国,伦敦选择巴尔干地区作为与欧洲合作并与俄罗斯对抗的主要发力点。因此,在近期访问波黑后,英国外交大臣利兹·特拉斯表示,伦敦将向该国派遣“网络特种部队”小分队,这支队伍负责“对抗莫斯科的影响力”。而俄罗斯实际上在该国并没什么影响力。

科索沃事件也是迫使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加入对俄制裁的有效手段。看来政治和经济的寻常手段已经用尽,该军事挑衅上场了。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认为,武契奇领导下的塞尔维亚不会参与反俄制裁。这既是因为该国领导层客观的亲俄态度,也是因为该国民众对俄真诚的喜爱,他们可能无法理解国家对莫斯科作出任何攻击。但武契奇承受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问题在另一个方面,科索沃问题显然没有军事解决办法。倘若模拟这样一种局势,即塞尔维亚将为保护塞族平民而被迫出兵科索沃北部地区塞族人聚居的莱波萨维奇、兹韦钱等地,那么一切都不会结束,而只是刚刚开始。关键在于,塞尔维亚人不仅居住在科索沃北部,还有被称为该国历史地区的梅托希亚——这里坐落着千余座塞尔维亚东正教修道院,该国最南端则居住着约9000名塞尔维亚人。如果紧张局势升级,塞尔维亚将无能为力。

在业已形成的局势下,武契奇要怎么办?

唯一的方案是,寻找有能力劝说科索沃领导人的新调停者。在这方面,法国可能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塞尔维亚与法国有着传统的盟友关系。问题是,普里什蒂纳是否会听取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总统的意见?还是只有华盛顿或伦敦的呵斥才能阻止科索沃领导人?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