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洲峰会见证美国国内政治失调,雄心不再

中国日报网6月18日电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6月13日发表题为《美国衰落的背后:内部失调》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如果一群非常有先见之明的政治学家想要设计一个机制来衡量美国影响力和地位的下降,那么美洲峰会或许会是这样一个机制。。1994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迈阿密主持首届美洲峰会,是美国崛起的标志: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站到了单极世界的顶端。当时,拉丁美洲也在经历变革,不再是一个由军事独裁政府统治的地区:几乎每个国家都有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许多国家渴望与美国政府合作。

但这次的美洲峰会见证了美国的功能失调和雄心不再。一开始的筹备就出现了混乱不堪的局面,连嘉宾名单这种鸡毛蒜皮的事都会引发争议。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拒绝出席,理由是白宫没有邀请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领导人。在洛佩斯看来,这违反了美洲团结的原则。

有时,人们对峰会缺席者的关注超过了对出席者的关注。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官员理查德 费恩伯格表示,克林顿政府当年举办美洲峰会时,高级官员花了近一年时间与其他国家政府密集磋商,对政策建议进行微调并努力解决提出的问题。甚至做了额外的工作,确保让最大的两个拉美国家巴西和墨西哥明白,它们将发挥有意义的作用。相比之下,今年的峰会计划不周,准备不足。通常应提前数月详细讨论的议题这次是临时拼凑的,事先也没有与其他国家磋商。整个活动让人联想到一个有特权但懒惰的学生,自认为即使不学习、不做作业也能考100分。峰会最后一天,一名南美外交官用一个词概括这次峰会 即兴发挥 。

嘉宾名单闹剧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白宫说,峰会只邀请 民主政府 参加,但它一连几周对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的领导人是否参加的问题感到焦虑,直到峰会前几天才明确表示把他们排除在外。

拜登政府的主要经济倡议是一系列含糊的承诺,包括 促进创新 、打造供应链、创造清洁能源就业岗位等。一名官员承认,这项 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 计划在峰会之前甚至没有拿来与其他国家讨论过。

在峰会最后一天,美国宣布一些国家将在移民问题上采取一系列 大胆行动 ,但其中许多并不新鲜,力度也不大。例如,美国表示将在两年内重新安置来自美洲的 两万名难民,但与每月穿越美国南部边境的20多万名移民相比,这个数字相形见绌。

这项经济计划相当于重复了一些民主党进步派的观点,其中的要点似乎更针对一些民主党支持者,而不是针对美洲国家的领导人或那里的民众。美国坚持要解决移民问题,这反映出美国国内尚未解决的争论。就连嘉宾名单也是在回应美国国内政治压力:如果拜登邀请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他将在佛罗里达州和国会付出惨重代价。

就连美国对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巴西等国民主倒退的警告,在一些人看来也是出于对国内民主受到威胁的担忧。美国国务院前官员、现任美洲理事会高级总监的史蒂夫 利斯顿说: 官员们谈论这件事的方式,很明显是在讨论2021年1月6日事件。

费恩伯格认为,这些措施和倡议的存在,只是为了取悦或避免惹恼某个利益集团,并不在乎它们的效果如何或成功与否。范伯格说: 导致美洲内部外交软弱无力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国内政治失调。

就美洲国家关系而言,美国说了算。这体现在对峰会的反应上,包括仓促的筹备工作以及峰会议程里无处不在的美国国内政治。

在两天半的时间里,当与会的各国领导人在洛杉矶会议中心主会议厅发表讲话时,似乎有两场峰会同时进行。在其中一场峰会上,拜登和他的官员们似乎更像是针对美国听众提出建议,而不是针对美洲国家民众。在另一场峰会上,拉丁美洲领导人强调了另一套问题。他们谈到了贫困和不平等,通货膨胀对经济的影响,高企的粮食、燃料和化肥价格,以及他们的国家不断增加的债务负担。这些国家必须应对一系列并不是自己造成的问题,包括气候变化、非法武器交易以及俄乌战争的经济影响。

拜登在讲话中说: 无论世界上发生什么,美洲永远是美国优先考虑的对象。 但正如委内瑞拉人所说: 言行之间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